您好!歡迎來到煤礦安全網!
事故案例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煤礦事故> 事故案例
四川川煤華榮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太平煤礦“1.18”頂板事故調查報告
發布人:煤礦安全網    瀏覽:   發布時間: 2021-03-02   稿件來源:煤礦安全網

2018年1月18日15時20分,四川川煤華榮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太平煤礦(以下簡稱太平煤礦)發生一起頂板事故,造成2人死亡、3人受傷,直接經濟損失238萬元。

事故發生后,四川省安全監管局 四川煤監局和攀枝花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視,立即指派相關人員趕赴現場,指導事故搶險救援及善后處理工作。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安全生產法》、《煤礦安全監察條例》(國務院令第296號)、《生產安全事故報告和調查處理條例》(國務院令第493號)和《四川省人民政府辦公廳轉發四川煤礦安全監察局等部門關于〈煤礦安全監察條例〉實施意見的通知》(川辦發〔2001〕29號)的相關規定,成立了由四川煤監局牽頭,四川煤監局攀西分局,攀枝花市監察委員會、安全監管局、公安局、總工會等相關部門參與的四川川煤華榮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太平煤礦“1·18”頂板事故調查組(以下簡稱事故調查組),開展事故調查工作。

事故調查組按照“科學嚴謹、依法依規、實事求是、注重實效”的原則和“四不放過”要求,通過現場勘查、調查取證、分析論證,查明了事故發生的經過、原因、人員傷亡和直接經濟損失,認定了事故性質和責任,提出了對有關責任人員、責任單位的處理建議和防范措施。

一、事故單位基本情況

(一)礦井概況

太平煤礦為四川省煤炭產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所屬國有重點煤礦,原名為渡口礦務局太平煤礦,于1965年開工建設,設計生產能力75萬噸/年,1969年10月1日建成投產;1999年更名為攀枝花煤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攀煤〈集團〉公司)太平煤礦,2010年更名為四川川煤華榮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太平煤礦,核定生產能力120萬噸/年。2016年礦井瓦斯鑒定結果為低瓦斯,水文地質類型屬中等,水患類型中等,所有可采煤層自燃傾向性均為不易自燃,煤塵均有爆炸危險性。礦井安全生產標準化等級為二級。

太平煤礦采用平硐+斜井(暗斜井)開拓,壓入式通風,總進風量為12238m3/min,總回風量為11858m3/min。礦井現有2個生產水平:+900m水平及+700m水平;3個生產采區:+900m水平南四采區、+700m水平南一采區和北一采區,2個準備采區:+700m水平北二采區和南二采區。礦井布置有采煤工作面5個、掘進工作面10個,其中綜合機械化采煤工作面3個(3221-21、32241、31112),柔性掩護支架采煤工作面2個(27186、27135),掘進工作面均為炮掘機裝。

太平煤礦為礦、隊兩級管理,現有5個采煤隊、6個掘進隊,設有安全監管科、生產技術科、機電運輸科、地質測量科、調度室、信息化科、通防科等管理機構,全礦在崗職工1973人。

(二)事故地點基本情況

事故地點位于31112綜采工作面。31112綜采工作面開采11號煤層,頂板為粉砂巖,煤層平均厚度1.36m,平均傾角44°。工作面平均走向長度743m,平均傾斜長度131m?!?1112綜采工作面作業規程》(以下簡稱《作業規程》)規定:工作面采用走向長壁綜合機械化采煤法采煤,仰偽斜布置,仰斜角≤3°,使用MG320/710-WD3型銷軌式電牽引采煤機截割落煤,SGZ730/200型刮板輸送機運煤,ZY3400/09/24Q和ZY3400/10/23Q型兩柱掩護式液壓支架支護頂板,最大控頂距4.18m,最小控頂距3.58m,端面距(支架或支柱頂梁端頭與煤壁間最小距離)≤0.34m,移架步距0.6m。2017年7月開始回采,10月初,工作面出現局部煤層變?。ǖ装宓坠?、頂板下沉)現象,10月6日,太平煤礦時任總工程師胡仲國組織召開專題會,決定對煤層變薄地段的頂板和底板采用松動爆破方式處理,并編制了《31112綜采工作面爆破專項安全技術措施》(以下簡稱《技術措施》)。至事故發生時,該工作面已沿走向推進248m。

據現場勘查,31112綜采工作面傾斜長度140.8m,安裝有89架液壓支架(從下往上依次編號)。采煤機上滾筒位于距下安全出口138m處(第87號液壓支架),下滾筒位于距下安全出口126.5m處(第80號液壓支架)。采煤機上滾筒處煤壁與刮板運輸機擋矸板間距3.3m,與支架端面相距1.5m。冒頂區域在距下安全出口122m-126.5m段(第77-79號液壓支架),此段煤層厚0.8m、傾角42°、采高1.6m,端面距1.3m。冒落部位頂板為粉砂巖,冒落面積長約4.5m、寬約1m、厚約0.4m。

二、事故發生及搶險救援經過

(一)事故發生經過

2018年1月18日早上7時,太平煤礦綜采二隊隊長唐建國主持召開本隊班前會,安排當班主要工作是對31112綜采工作面煤層變薄地段的底板采用爆破方式進行松動,覃建君(班長)等15人出勤。9時左右,唐建國帶領作業人員到達31112綜采工作面,在距下安全出口12m處先對上班發生故障的采煤機冷卻管路進行修理。11時,礦安監科執法小分隊李海玉到該工作面巡查,發現工作面從距下安全出口55m處至上安全出口的支架端面距達到2m-2.5m,超過《作業規程》規定,便現場下發《安全隱患整改通知單》,要求唐建國將隱患處理完再生產。11時21分,李海玉向礦調度室匯報了對31112綜采工作面的檢查和處理情況。

修好采煤機冷卻水管后,唐建國安排工人移架、找頂、打擋矸防墜設施等作業。班長覃建君先將采煤機上行到上滾筒距下安全出口138m處,然后與陳光明(副班長)、楊方玉(皮帶司機)一起,從第1號液壓支架開始往上移架推溜(移架步距0.6m),當班未對移架后端面距仍然超寬處打設臨時支護。隨后,陳光明、舒宜偉(采煤工)使用釬桿沿煤壁敲幫問頂,在距下安全出口103m處打設一組擋矸設施、73m處打設一組防墜設施,每組擋矸或防墜設施沿走向打設三根單體液壓支柱,用半圓木橫向鋪設在單體液壓支柱上,半圓木上掛金屬網。擋矸防墜設施打好后,唐建國安排覃建君、陳光明等人開始打眼作業,自己往工作面回風巷去了。

當日15時20分,距下安全出口122m-126.5m處的空頂區域突然發生冒頂。此時趙成光、王小平、舒宜偉、滿吉利在工作面距下安全出口93m處進行打眼作業,鄧紹書在距下安全出口63m處給炮眼裝藥,5人均受到不同程度沖擊。

(二)事故搶險救援經過

事故發生后,在距下安全出口79m附近更換液壓支架水管的覃建君和陳光明,與坐在距下安全出口97m處休息的譚昌倫和楊方玉,以及從回風巷下來的李洪明和楊洪等人一道,立即進入液壓支架行人通道往下搜救,在距下安全出口63m處發現受傷的滿吉利,在距下安全出口31.6m處發現受傷的鄧紹書,在工作面下安全出口附近發現趙成光、王小平、舒宜偉躺在運輸巷刮板運輸機內,身上壓著單體液壓支柱、半圓木、巖石等垮落物。陳光明使用聲光組合信號器通知在回風巷的隊長唐建國,唐建國趕到后組織施救并向礦調度匯報了事故。當日16時41分,救護隊員和醫生趕到工作面,經現場搶救,發現舒宜偉已無生命體征。隨后救援人員將傷亡人員陸續運送出井。

出井后,王小平和趙成光因傷勢嚴重,被送往攀枝花市第二人民醫院搶救,滿吉利和鄧紹書被送往攀煤(集團)公司總醫院治療。王小平經搶救無效于當晚20:03時死亡。

經攀枝花法正司法鑒定中心鑒定:舒宜偉系開放性顱腦損傷死亡,王小平系胸腔臟器損傷死亡。

三、事故原因

(一)直接原因

31112綜采工作面端面距超過《作業規程》規定,大面積空頂導致頂板冒落,冒落物沖垮擋矸防墜設施,沖擊到正在下方作業的人員,導致事故發生。

(二)間接原因

1.現場管理人員違章指揮。事故當班礦安監科執法小分隊發現31112綜采工作面距下安全出口55m(第35號液壓支架)到上安全出口頂板暴露面積超過規定等隱患,現場向綜采二隊隊長唐建國下發了《安全隱患整改通知單》,要求隱患處理完再生產。唐建國在工作面支架端面距超過規定、未采取臨時支護措施、且未確認擋矸及防墜設施打設強度的情況下,安排人員進入煤壁側進行打眼等作業。

2.現場作業人員違章作業?,F場作業人員未落實《技術措施》和《作業規程》的規定。(1)《技術措施》規定擋矸、防墜設施單體液壓支柱柱距為0.2m?,實際工作面刮板運輸機擋矸板與煤壁間距3m左右,每組防護設施僅打設三根單體液壓支柱,柱距超過規定,導致擋矸和防墜設施強度不夠。(2)《技術措施》規定打眼前將采煤機開至作業點以上不超過15m處,實際采煤機與作業地點之間間距約30m,未起到擋矸作用。(3)《技術措施》規定嚴禁平行作業,事故發生時,打眼、裝藥平行作業。(4)事故工作面距下安全出口63m-140.8m段端面距超過0.34m,未按《作業規程》規定打設臨時支護。

3.隱患整改不到位。事故發生前,礦安監科執法小分隊就發現事故工作面距下安全出口55m(第35號液壓支架)到上安全出口頂板暴露面積超過規定等隱患,向該采煤隊下達了《安全隱患整改通知單》,現場勘查時工作面該段端面距達0.6m-1.5m,且無臨時支護。

4.管理人員履職不到位。(1)礦級管理人員在2017年11月和12月期間到31112綜采工作面檢查達29人次,均未及時發現和糾正未按規定打設臨時支護、未按規定打設擋矸及防墜設施的違章行為。(2)31112綜采工作面共安設有17組支架測壓裝置,但從1月14日至18日期間每天有12至13組傳感器不顯示數據,所顯示的數據中,每天僅有1至7個數據達到《作業規程》規定的24MPa,未及時采取措施。

5.安全管理制度執行不到位。(1)《攀枝花煤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礦井安全生產隱患分級》將“在支護不可靠或者空頂下作業”列入A級隱患,按照太平煤礦《事故隱患排查治理制度》規定“公司規定的A級事故隱患由副礦長督促責任單位(科室)落實整改”,但當班31112綜采工作面發現的A級隱患未按規定向相關人員報告并建檔督辦,調度室接到A級隱患匯報后,未通知相關責任人。(2)攀枝花煤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事故隱患排查制度》第二十八條第二款規定,礦井必須每月向公司書面報告事故隱患的排查、整改情況,實際礦井只向公司上報《安全工作通報》。(3)太平礦包保管理辦法要求包保組每月參加一次被包保單位的班子會議,實際未開展此項工作。(4)太平礦2017年4月6日下達了《關于印發

6.安全教育不到位。煤礦對從業人員的安全教育不力,未讓安全意識入心入腦,導致習慣性違章行為存在。

7.攀煤公司督促煤礦落實安全管理制度和要求不到位,未深入開展安全大整治專項行動,對檢查太平煤礦31112綜采工作面反復出現的支架間隙超大、防飛石擋板未常閉、防飛石網連接質量差、架間活石浮塊多、缺擋矸網等隱患,未引起足夠重視,沒有督促煤礦采取有效措施治理。

四、事故性質

經調查組認定,太平煤礦“1·18”頂板事故是一起生產安全責任事故。

五、事故責任認定及處理建議

(一)對太平煤礦相關責任人員處理建議

1.唐建國,男,中共黨員,太平煤礦綜采二隊隊長。違章指揮,事故當班未執行礦安監科執法小分隊要求隱患處理完再生產的指令,在工作面支架端面距超過規定、未采取臨時支護措施、且未確認擋矸及防墜設施打設強度的情況下,安排人員進入煤壁側進行打眼等作業。違反了《安全生產法》第二十二條規定,對此次事故負主要責任,其行為涉嫌犯罪,根據《安全生產法》第九十三條和《行政執法機關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的規定》(國務院令第310號)第三條規定,建議按干部管理權限給予黨紀政紀處分后,移送司法機關追究刑事責任。由發證機關


上一篇:四川省川南煤業瀘州古敘煤電有限公司石屏一
下一篇:湖北省炳太礦業有限公司“9.25”一般冒頂事